王开方:行者旅途

Beijing Tatler  2011年5月刊

[文/绿克]  [摄影/刘佳悦]  [化妆/薇薇]

你会羡慕他,精彩纷呈的世界只是他脚下依次走过的符号。他的旅途中浓缩了太多的内容,他却只把这些看成生活的背景。

眼前的王开方刚刚从国外参展回来,他携带自己的两组作品《心愿2009》和《国庆2009》参展法国梅斯国际艺术展和美国纽约国际艺术博览会。之前简单浏览了他的博客,在巴黎大街明媚的阳光下,他开心地倚着一围石头矮墙,拥着同行的朋友,脸上尽是洒脱的笑容。他在博客里称自己是个行者,经常还来不及整理归来的行李,就要打包前往下一个目的地。谈不上辛苦,这种独属于行者的生活,是他享受人生的方式之一。

他的青春


自幼喜欢绘画的王开方,一直都是班里的美术科代表,学校里的文艺骨干,学生会的文化干部。在前些天的中学毕业二十周年的同学会上,他的班主任还津津乐道地回忆起王开方画的黑板报:“那一整块黑板就是王开方的画布,天马行空地创作,我们板报总是年级第一,每次要擦掉的时候,我就说‘不行,我还没看够呢’。”

“暴走”、“驴友”,这些现在的流行词汇,二十年前的王开方就已不觉新鲜了。他自幼爱玩,中学骑车从北京到泰山,大学毕业前几乎走遍全中国,还办了全校首个个人旅游摄影展引起不小轰动。“1987年办的那个展,没几天就被撤了。因为校领导发现里面有鼓吹行万里路不亚于读万卷书的言论,认为鼓励旅游会让学生不务正业,怕影响不好。”王开方像个阳光大男孩般调皮地笑着。

1991年从北京建工学院建筑系毕业的王开方,入学时学的却是机电,他坦言“高考时候没考好,分数差了一点”。他想转到自己喜欢的建筑系,但当时的建工学院根本没有“转系”的先例。看着态度坚决的王开方,校长开出了一个苛刻的条件:转系可以考虑,但是各门成绩要优异,还要在学生会上有突出表现。经过一年的努力,成绩全年级前三、社会工作积极、顺利通过专项考核的王开方如愿以偿了,让学校为自己破例,成为第一个转系并在后来让老师们为之骄傲的学生。

如果你以为他优秀的学习成绩来自于家长严格的监督,那可就错了。王开方的父母都是外交官,长期在国外工作的他们把还是半大孩子的王开方给“放养”了,让他自由成长。“曾经为父母对我不管不顾暗自流过泪,但正是那种锻炼,培养了我从小独自面对社会的能力。”王开方如是说。

他的事业


今天的王开方,可称得上是一位具有传奇色彩的人物,在他身上有着众多头衔:建筑师、跨界设计师、当代观念艺术家、旅行家、专栏作家等等。创作20余年,作品200余项,涉及建筑、室内、规划、园林、雕塑、装置、影像、家具、服装、舞美、饰品、平面等多领域,成绩斐然。

跨界,这对王开方并不是一个特意而为之的词。大到他正在主持的四川武胜县城市规划设计、四万多平米获“长城杯”奖的北京夏都会议中心设计,小到一百平米刚刚入选2010国际室内设计年鉴的成都电台直播厅、去年春晚宋祖英的礼服等,王开方总会将其做的游刃有余、独具创意。对一项事物本质的了解、分析,并将其重新构造与现代元素进行结合从而焕发生机,这似乎是他天生的才华。在四川武胜的地标建筑项目设计中,他的方案又获通过,并在筹备建设,“设计此时已不再局限于经济和发展,而是一种对城市生态的对历史负责的合理规划,对人们健康生活的辅助和推动”。作为早期一批走出国门的设计师,王开方多次去国外演讲、交流,其设计的原创精神赢得国外同行的尊重。2009中国时代杰出艺术家、美国《室内设计》年度封面人物、日本NASHOP建筑灯光设计奖,作品入选2010北京国际美术双年展、建国60周年当代艺术成果展等等,这许多的国内外大奖便是对他的一种肯定。

前一段在施华洛世奇品牌首度与中国设计师的合作中,王开方的作品大获赞誉,并被选为世博会奥地利国家馆的礼品。作品是一对水晶蟑螂饰品,他想用水晶的魅力,让蟑螂这种“被人讨厌”的生物,变得“爱不释手”,他认为“在这种价值观的颠覆中,人类应该反思,自己的智慧是否能懂得这个三亿五千年的古老物种存在的意义?我们有什么资格剥夺它们生存的权利?我们的意志为何在此时变得脆弱、浅薄和自私?”作为一个喜欢思考的人,许多在设计领域无法畅快表达的深度观点,让他在近些年投身纯粹的艺术领域中得以表达。他用从不同阶层的民众中收集来的数以万计的勺子、扣子,做成大型装置雕塑《温饱》,用他们在2009年的心愿做成影像作品《心愿2009》,他通过这样一种具有文献意义的观念作品的方式来提倡民主、关注民生,诉说自己对社会问题的思考;在刚刚结束的“2010艺术北京当代艺术博览会”上,他的新的系列作品《我爱北京天安门》和《祖谱》更是大放异彩,被很多境外画廊和藏家关注。在创作中建设作品的艺术性、社会性及概念性,也是王开方的创作理念。

他的生活


第一次见到王开方是在杂志举办的年度晚宴上,他受朋友邀请出席了活动,穿一件饱和度极高的靛蓝色西装,在一众扎着领结的黑燕尾男士中颇为出挑。这样的装扮赢得了很多回头率,没有张扬的款式和饰品,却轻易达到了雅贵别致的效果。日常生活中的王开方对穿衣打扮不是特别讲究,追求名牌、追求新季新款不是他关注的事情。但是只要出席公众场合,他还是愿意在保持自己风格的前提下尽量做到优雅得体。

常年在国外游历的生活方式让他对自然山水寄情颇多,而他爱玩的个性在朋友圈中也是出了名的。大学的每个假期他都在游走中度过,现在40多岁的他已游历五大洲80余国家。1991年独闯丝路,2000年只身探险非洲腹地,2004年一个半月禅游于印度,2007年随美国科考队登录南极度过他难忘的40岁生日。他坚信在旅行中理解和完善生命,奉行每年一个斋月、两次马拉松、三次远行。他的生活理念也影响他周围的朋友,今年7月他还将率领他的全体员工去泰国参加芭堤雅国际马拉松,而今年一月,他刚刚跑完厦门国际马拉松的全程。作为十年前《旅行家》杂志的特约撰稿人,和现在《时尚》杂志的专栏作家,王开方于2008年出版了自己的旅行及创作全集《行云流水》,在这本500页,重达10斤的画册中,许多文章和图片折射着王开方的思想:他质疑人类起源、文明演变,甚至反省科学与环保。这些文章在他的博客中能看到,也常会被网站的编辑推荐,引来网友的激烈讨论,或追捧支持或冷讽怒骂,王开方认为这些都很正常,认为能让大家进行思考的文章便有了它的存在价值。

他努力传播健康与关爱的生活方式,连续多年以实际行动支持慈善事业,包括嫣然天使基金会、成龙慈善基金会、中国红十字基金会、中国少年儿童基金会、中国人口福利基金会、中国卫生保健基金会等,并将自己创作的艺术作品捐献于幸福工程、5·12抗震救灾、时尚芭莎明星慈善夜等。现在,王开方还担任着北京友好传承文化基金会艺术总监一职,并常年为此义务工作及创作……

然而在数不清的光环下,只有他自己最清楚,所有的成绩都来源于最初单纯的热爱。“我一直都不愿意去刻意达到什么,成绩是做事情的副产品。真诚加执着,是我的做事的态度,热爱,是本源和力量。”今天的王开方回忆当初仍然是一片云淡风轻的感悟,“生活、创作、感情等等都是生命大树上的繁枝、绿叶、果实,生命有花开花落、有顺境和逆境,如春夏秋冬、朝阳暮落,我所能作的就是接受和享受如此的平静和美丽。”


问答王开方


BJT:自由、爱情、事业、快乐、满足感,你最希望获得哪个?请把这五个词按照你的渴求程度来排序。

王开方:最喜欢获得“舒缓”,可这里没有,这五个的依次是:自由、快乐、爱情、满足感、事业。

BJT: 如果去旅行,你一定会放进旅行包里的东西是什么?

王开方:没什麽必须的,都总有办法:)

BJT: 你认为自己最有魅力的地方是什么?

王开方:云一样的生活,与大家共勉

BJT: 你的一天从几点开始?你通常怎么度过一天?

王开方:太没准儿了

BJT: 你考虑过什么时候退休吗?

王开方:你认为我是在工作吗?这是我的兴趣,只要生命还在,我就会热情不止。

BJT: 你未来的打算是什么?

有时间想学一门乐器,如笛子,能如影随形;还想有时间研习书法;保持半年云游半年创作的状态;特别想去探访原始部落,比如澳大利亚的土著。

BJT: 你会通过什么方式来给自己减压?

王开方:睡觉和旅游,都是最好的减压方式。

BJT:你休息的时候怎么打发时间?

王开方:不一定。有时候喜欢静静地放空自己,有时候喜欢狐朋狗友们在一起热闹热闹。

BJT:你最欣赏的艺术家是谁?

王开方:去年在蒙特利尔参观了一位智障者的绘画展,记不住他的名字,他没有学过绘画,也不为当画家而绘画,所以,他的画作自由、自然、真诚、直觉,他不懂什么是艺术,所以他是艺术家,我很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