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开方:艺术是介入社会的一种特殊方式

世界艺术 2009年8月刊
[文/高岭] [图/王开方工作室] 

王开方艺术实践的启示


今天艺术对于社会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是艺术家个人对日益商品化和物质化的社会现实的奋力抵制还是独善其身?尽管这两种方式都是艺术与当代生活相互关系的显现形式,但其实艺术与社会生活还有更多样的相处之道,而且仍然与后者保持着一种紧密却又饶有兴味、迥然有别的关系。

王开方早年建筑设计的学习经验和多年来园林规划、室内设计、家具设计的丰富经历,使得他见证了中国城市化发展的历程,能够充分了解在这种发展中所生长和强化的各种政治经济和社会心理的诉求,尤其是在审美趣味上的变化。与许多喜欢独处的艺术家总是试图通过创造一种视觉样式来反映周围社会现实的变化,并且将这种样式放在以往视觉艺术的知识谱系中来确立自己的风格标识不同的是,王开方首先是从自己的艺术理念与社会需要的相互关系出发来构思艺术创作,这在他将近二十年的许多景观规划和空间设计的案例中能够清晰地看出。就是说,他的艺术创作和设计规划的实践使得他能够不断地从自己与社会第三方的实际需要出发进行换位思考,在功能性的设计创造中巧妙地加入自己对视觉空间结构的理解和再造,从而使自己内心生发出的艺术元素能够有效地融入并且恰如其分地改变周围的空间环境。

这种卓有成效的融入和改造,丝毫没有因为社会商业环境的约束而减损,反倒是在最近两年得到了进一步强化,明显的例证是他开始在自己的设计项目里突出一些在造型和材质上具有原创性的视觉形象。取形于舌头的“话语权系列”,还有“乳房系列”,便是他融个人艺术见解于社会空间并形成公共话语交流平台的作品。舌头是身体的重要器官,它的形象可以与日常衣食生活联系在一起,可以表达性爱和情感,也可以与舆论和传播相关,它是完成人类自身作为生命存在的再生产活动和知识传承与交流的最重要途径,因此,它的形象是社会信息的重要承载形式。当我们看着由从现实生活中收集到的几千把勺子和几万个纽扣覆盖而成的舌头,我们就能深刻地体会到任何话语权的存在都首先必须以生存权的解决为前提,国家之间以及一个国家内部不同阶层之间的主导性权力和舆论,如果没有各国家和各阶层的生存权的合理解决为基础,将无法形成有效的支配和引导作用。不需要刻意的样式翻新和故弄玄虚的深奥,王开方用简单的形象和日常生活器具的巧妙组合,重新诠释了中国社会今天发展中面临的问题,他的手法平实近人,却蕴涵着丰富的社会经验,催人感悟和思考。

值得称道的是,王开方这种对承载丰富社会信息的视觉形象的创造性使用,其目的和归宿并不简单在于对个人化语言特性的独尊,换句话说,并不在于他要刻意制造某种可供辨识的样式符号以期进入市场化的角逐,而更多地在于将这种个人化的视觉形式运用到环境设计和城市空间的改造上,让建筑景观和室内环境更多地充满人的丰富意识和变化的样态,以此来获得自己艺术思想的更大范围内的传播和认可。

正是这种自我与社会双向关系的不断换位思考和反复探索,使得王开方能够娴熟地将日常生活经验转换成一种视觉艺术形式,同时也能使这种形式重新成为更加充满智慧和机智的日常化生活经验,让更多的普通人能够分享和参与。他在最新的“心愿2009”作品中,创造性地借用蓝天白云中天安门的图片形式,传递出数以百计的社会各阶层人们的种种心愿。当我们看到普通人的形象和他(她)们的心愿出现在天安门城楼上的时候,天安门浓厚的政治色彩被民主进步和政治成熟的群众参与愿望所替代,只有这个时候,天安门才通过艺术的形式真正回到了它的原点,即人民的城楼和人民的广场。

借用耳熟能详的符号和题材来获得广泛的参与性,寓艺术智慧于日常生活之中,在巧妙的置换中实现观念的生成,这是王开方多年社会性艺术实验形成的方法,其中强烈的参与性和机智的奇思妙想,往往达到点石成金和豁然开朗的地步。他将自己对当今世界政治经济风云变化的理解,寄寓在图案和文字稍做改动和置换后的“麻将系列”中,使得大千世界宛若桌上的一场游戏一般,令参与者在亲手的操持中,用心去体会社会人生的变化无常,生发无限感慨。

王开方多方位的艺术实践向我们清晰地传递出这样一个信息,艺术决不仅仅是艺术家一个人的游戏,也不是艺术家向社会大众单方面输出自我意识,单方面求得社会经济和声誉的认可和回报。艺术应该是社会整体解构中的一个中介,它中介着不同阶层人们的思想情感和愿望,它取之于社会生活,经过艺术家的置换和点拨之后,它会在重返生活的过程中生发出别样的能量。只有在这样的双重互动中,艺术家才履行了其真正的本职。在今天这个艺术以其孤芳自赏的精英化单方面倒向商业和市场的时代,王开方的出现,并以他独特的艺术创造路径告诉人们,艺术其实有着它更加丰富和广大的价值诉求和利益基点,那就是重新唤起更广泛人群的参与和讨论,从而形成远比自我价值实现更加广阔的社会价值的回报。他的实践告诉我们,艺术过去是,现在是,将来还应该是介入社会的一种特殊的富有生命力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