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开方:镶在墙上的成长记忆

城市画报 2009年6月刊

[文/Lisa]  [图/宗荷]  [编辑/杨凡]  [设计/梁海平]  

小时候每逢过年,王开方全家都会到照相馆拍张全家福。“那时照相特别难得。现在家里有了相机,不去照相馆了,这种习惯没了,拍照也就失去了仪式感。”王开方在自己的书架,摆上家族的老照片,父母结婚照;而在他小书房的墙上,有两块玻璃相框,里面有着他从小到大的照片、旅行纪念照和过去每年春节拍的全家福。


在王开方家里客厅长长一溜的书架上,陈列着他的“海洋系列”和“国土系列”,那是他十几年来每年旅行的纪念:各种石块,砂子,贝壳,珊瑚等等,来自于异国他乡的陆地和海洋,带着大自然的造化和时光痕迹,保存着那次旅行的记忆。王开方最喜欢的是海,他说自己“没有海不能活,每年都要去趟海边,不去就浑身别扭”。

但还是有一天,他停止了对海洋生物的爱好和收集。那是2000年在澳大利亚大堡礁的旅行中,一个早晨他在大堡礁海边兴高采烈地捡着贝壳,第二天,他在房间里看到一张纸条:“为了保护环境,希望你把这些贝壳放回大海。”这行字唤醒了他的意识,“我从小认为捡贝壳是很美的事情。但是把贝壳收集回家,不如让它们留在沙滩上让更多人观赏。”从此他再也没有增加这方面的收藏,转而开始对另一面墙上的那些面具的收集。

1991年毕业于北京建筑工程学院的王开方,从事设计已经18年有余;随着知名度的提高,他的业务量也在递增,但他再忙,每年也要给自己留两三个月甚至半年去旅行,而他也已经走过世界80多个国家。

在王开方看来,在他从事的所有项目中,家是最难设计的。做一个酒店3个月就能赶出来,但他曾经用了两年半时间去做一个客人的家,“以前会受不了,但现在能理解。家居设计是一个锻炼设计师的意志和服务精神的项目,主人无论怎么改都有他的道理,毕竟那是他生活的地方。家居一定要有细节,要有个人爱好和情感的记忆。”所以,当去年他父母想把已经住了十几年的家重新装修一下时,王开方只是把墙壁重新粉刷了一遍,有的地方换上壁纸,风格全都没有变。他觉得应该有一定的历史感,不应该总是在变。

也正因为这一点,王开方强烈反对某些电视节目让设计师用两天时间把一个家做出来。“这是很不负责任的,这种社会导向是有问题的,是对文化和生活的不尊重。设计不是设计师的游戏。家是每个人最重要的精神与生活的港湾,设计师更重要的是传达―种爱的精神。”

王开方自己的家,带着他强烈的个人色彩,有画,屏风、雕塑,有面具、石头、贝壳,还有他喜欢的白色和粉色的花。

王开方收藏的是贺祖斌的作品,“他的画安静,有禅意”。客厅墙上挂上一幅青绿调子的画后,整个房间的气氛都变了,画中的绿像早春的北京路边的树的绿,这种清新的绿与茶几上马蹄莲的洁白,以及墙角桃花的粉嫩,相互构成一种关系。而在卧室里,王开方选择了贺祖斌另一幅画,紫色调中带着一点点的粉,让卧室的气氛安静下来。

王开方尤其怀恋从前几乎每个家庭都在玻璃板下压着照片或把照片放在镜框里挂在墙上。“那种感觉特别好。是对成长与家族的记忆。”他回忆小时候每逢过年,全家都会到照相馆拍张全家福。“那时照相特别难得。现在家里有了相机,不去照相馆了,这种习惯没了,拍照也就失去了仪式感。”于是,他在自己的书架,摆上家族的老照片,父母的结婚照;而在他小书房的墙上,有两块玻璃相框,里面有着他从小到大的照片、旅行纪念照和过去每年春节拍的全家福。“现在很多年轻人的家是有问题的,他们抛弃了过去,所有的都是新的。我觉得很不好,家里要有小时候的记忆,有家族的记忆,有血脉的相连与流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