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论”与“进化论”

王开方

质疑《进化论》

从小,我就想对达尔文提问:为什么进化能让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的动物有的高脖子、有的长鼻子、有的黑白条纹?为什么进化能让有的动物两条腿、有的四条腿、有的八条腿横着跑、有的几十条腿却移动缓慢、有的没腿竟行动快速?细看每一种动物都长得莫名其妙,但却真实存在并活得自在。如果是进化,那么在同等环境下它们都应长成一个模样,不该如此奇怪?所以我认为:这一切不是进化,而像是设计师随心所欲的创作,甚至是先设计外貌再设计功能,并设计出生态体系中生存的位置。只有这样的假说才能解释我对《进化论》的疑惑,《物种起源设计论》由此萌生。

坚信《设计论》

我养猫,那年我养了两只完全不同的猫。当有一天我无意间看到这两张图片的时候,我惊住了!两组猫和兔子,展现出相同物种间的不同,和不同物种间的相同。显然,它们是出自同一位设计师之手,属同一系列的跨界设计。从那一刻起,我更坚信《物种起源设计论》不是假说而是真实。

感知“爱”

牛顿在树下被掉下的苹果砸中,由此顿悟到地球的引力。但他是否想过,既然地球的引力向下,为什么树干却向上生长?有一天我意识到:春天枝叶的伸展不是为了自我炫耀,而是为能在夏日帮动物们遮挡骄阳提供清凉;秋日的落叶不是禁不起寒冷,而是要让冬天的阳光更多射入为动物们温暖土地……我豁然领悟,这才是真正的答案,原来在大自然的设计中处处充满着爱!爱,不为感恩甚至不为感知,它早在那里。这才是美好的设计,才是伟大智慧的设计。从那一刻起,我对《物种起源设计论》不但坚信而且内心充满惭愧和敬仰。

探寻“本质”

《神创论》和《进化论》都是在人类有限的认知时期对物种起源因和果的表象解读,而《设计论》借助科学的发展得以进一步关注物种起源的缘由,探秘伟大智慧设计的本质:为何设计?及如何设计?

对“设计”的定义

设计已不是创造前的计划,而是与创造合为一体的更智能与应变的全过程。设计泛指一切有目的的创造及结果,包括意志、思想、方法、过程及生成。设计可覆盖、整合并影响各领域及跨越各时空。设计有其共通的法则,皈依自然造化的智慧大法。就人类而言,设计贯穿所有社会层面,包括政治、经济、军事、文化、艺术、哲学、科学、宗教等一切行为及成果。设计会随人类的不断感知而提升,推动和见证人类的进化。 

对“感知力”的理解

感知力不再是与其它能力并列的感受能力,而是其它一切能力的根本,感知力有其先天性,但可借助多种方式提升。感知的不同会导致其它能力结果的不同,感知力影响着洞察力、判断力、想象力、行动力、创造力,更有智慧和爱。人类的感知力影响着人类进化的方向、方法、速度、力度和结果,是最重要最基本的能力。 

对“神灵”的认知

泛指在人类之上的所有智慧主体,与宗教无关。神灵不是单一个体而是群体,有不同的社会关系和等级,有不同的设计能力和智慧,存在于不同的时空层级中,且高层级神灵会引导低层级神灵。比人类高一层级的神灵设计了地球生态,再高层级的神灵设计了宇宙,而更有超层级神灵更让人类无法感知。同样也存在比人类低层级的神灵,他们神奇设计了微观世界。神灵的世界也没有十全十美,所有各层级神灵都在各自的设计实践中完成着进化并逐层升级。宇宙之实虚,从宏观到微观,都是神灵们共同的设计。他们关注并引导着我们,他们就在我们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