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开方:桃花源之异想世界

《芭莎男士》 2011年9月刊

[编辑/于蕾]  [文/宗荷]  [摄影/马晓春]   [摄影助理/林克楠]

青葱的草地上呈现出数个大小、高低、角度不同的桃红色盒子。在近千平米的空间营造中,王开方整合了他多个跨界领域的经验,从城市规划,建筑设计、室内设计到装饰、艺术、平面,整体有机地呈现出来,像是放大的装置,又像微缩的城市。“红配绿,是中国传统建筑和绘画中最典型的搭配,非常中国。这种桃红色我试验了多遍,它热情、饱满、性感,又有沉着内敛的力量。我希望营造的这个工作室,不仅有个人的情感和期望,更洋溢一种自由的情绪,是大家的桃花源。”他说。

这里被称赞为“国内最美丽的艺术设计工作室”,体现着中国艺术家、设计师的浪漫情怀和原创精神。工作室的主人王开方,既是当代观念艺术家、跨界设计师、建筑师,也是一个旅行家和专栏作家,而这个崭新的工作室,就是他刚完成的一个跨界作品。


赤足走进桃花源


光脚走在草地上,以触觉和视觉感知一个色彩绚烂的工作室,是所有人来到北京CBD莱锦创意产业园王开方工作室的第一感觉。突然松开脚趾,光脚在地上行走的时候,一下感觉到的是身心的放松和舒畅。对王开方和他的团队来说,这是真正脚踏实地、返璞归真的创作的感觉。

这里花红草绿,时而有鸟儿误入喳喳鸣叫,被王开方称作是“我的桃花源”。“以前还真没奢望过理想的工作室会是什么样,但看到这儿的第一眼就让我激动,觉得气场很正、空间规整,又有历史的积淀,而且和大地平齐。四面都是落地窗,窗外是草地花园。我的第一念头就是,一定要让绿草延展进来。”于是,一位艺术家非理性的一面占了上风,第二天下午就签下租约。他不惜花比原有工作室高出近十倍的租金,在这里营造自己的空间。“我是一个理想主义者,这儿更像是我的桃花源。”

工作室错落的空间除了有创作、展示、办公、接待区外,还分隔穿插着图书室、酒吧、室内花园、户外影院、游戏区、健身区、淋浴房、屋顶帐篷区等,方便员工的工作和休息。在看似比较随意的朴实中,是不奢华、人性化、周到体贴的高品质。建筑师出身的王开方,既营造丰富的空间变化,又尊重老建筑的肌理和历史。这里可以看到半个世纪前老建筑的结构完整清晰地保留下来,新结构又在理性、自由地生长。“《可繁殖的细胞》是我这一系列空间作品的基本理念。”王开方介绍说,这些方盒子就是一个个的细胞,细胞内外规整与随意的空间相互渗透、围和、穿插、流离,使得空间简单中有丰富的层次、多变化多趣味高效率,合乎功能及流线的要求,让空间有舒张、有呼吸感,这样才生动有“生命感”。所以这些盒子的设计及布局也是最见功底最煞费苦心的。

工作室不仅有现在呈现出来的空间的生命感,更要有时间的生命感。随着王开方在这里的工作生活,以后这一空间一定还有不同的改变和补充,他用了一个字“养”,空间越养越丰满、越养越生动。“我希望空间是有生命的,不能接受一次到位式装修。空间应与时间共成长,要预先为空间和时间留出余地。”最近他为李静的东方风行公司和黄晓明的工作室所做的设计,也是基于这一理念建造不同的细胞盒子,但各自会有尺度、色彩和质感的不同。

王开方把自己的热爱当作一次奢侈的消费,这里绝不仅仅是办公的场所,更是大家每个人生活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在这里的时间或许比在家、比陪伴亲人的时间还长。它更是我们生命的载体、情感的平台,你的创作和责任,都在这个平台之上。它自然,充满阳光,符合我热爱的一种环境。”王开方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眼望着窗外的玉兰树,“在这儿看到自然的生命,能感知很多。里和外都有风景,天成的与人为的,互动并对话着。大家跟我说在这儿工作很幸福,听得我特别欣慰。”

桃花源是中国语境的,寄托着很多中国人的传统情感。绿与红不仅在表达民族情怀,也在表达时尚,但不是西方的,从中能感知到一种中国性。“这个空间与我的作品思想、生活宗旨是一致的,里面凝聚着我的希望,有血有肉有情感。希望通过这个全新环境,重新塑造我和我的团队,让团队更有凝聚力,创造出更好的作品。”

别具一格的照明装置蜈蚣灯,也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有人问为什么不是飞龙,或是抽象唯美的图案,反对者说蜈蚣是五毒之一很邪恶。我想邪恶只是我们的片面观点,尽管人类对蜈蚣缺乏正面描述,但我可以将其表现得让大家喜欢,可以重新思考。我觉得它是很有意思非常特殊的生命,它用太多貌似‘多余’的脚足同时触及大地,伸向各个空间,形成协调共生的状态。它有不同于众生却被忽视的生命特点,它的‘多余’不是我的智慧能理解的,但我尊敬和欣赏,也和我的跨界精神相吻合。”


所谓跨界,更是心中无界


跨界,对王开方绝不是一个特意而为之的词。在还没有流行这个词汇之前,在他刚开设工作室建立公司之初,他就已经无意识地开始跨界,1996年他的“京成海霸王酒楼”在日本获奖,就是让建筑装饰与舞台美术、电影剪辑相结合,在当时的北京轰动一时。至今,王开方的跨界更是涉及建筑、室内、规划、园林、雕塑、装置、影像、家具、服装、舞美、饰品、平面等多领域,成绩斐然。去年完成的丹东东港中央公园开发区设计,包含规划、园林、建筑、室内、地标雕塑、城市衍生品等多个领域的设计,建筑设计以“城市表情”为主题,让空中花园组成一副副面孔,以灵性、简单的创作,表达生动的符合国情的城市形象。

作为早期一批走出国门的设计师,王开方多次去国外演讲、交流,其设计的原创精神赢得国外同行的尊重。2009中国时代杰出艺术家、年度色彩环境艺术大奖、美国《室内设计》年度封面人物、日本NASHOP建筑灯光设计奖,作品入选2010北京国际美术双年展及纽约、法国梅斯、蒙特利尔、法兰克福艺术博览会、建国60周年当代艺术成果展等等,这许多的国内外大奖和成绩便是对他的一种肯定。

去年,施华洛世奇品牌选中王开方成为首位艺术和产品类的中国签约设计师。他的作品大获赞誉,并被选为世博会奥地利国家馆唯一的中国设计师的礼品。作品是一只水晶蟑螂饰品,他想用水晶的魅力,让蟑螂这种“被人讨厌”的生物,变得“爱不释手”,他认为在这种价值观的颠覆中,人类应该反思,自己的智慧是否能懂得这个三亿五千年的古老物种存在的意义?今年,尊尼获加洋酒、大众汽车等也买断了王开方的设计版权,正有越来越多的国际品牌在发现和挖掘者王开方在艺术及设计上的商业价值。“接下来设计的产品将面向国际市场,是关于宗教和灵魂的,会关注更多的精神层面,与生命更加相关。”

一直以来,他通过具有文献意义的观念作品的方式来提倡民主、关注民生,诉说自己对社会问题的思考。他的雕塑装置作品《话语权》系列,自创作起每年都有新作品。2008年后,他用一年半的时间,从国内国外从不同阶层的民众中收集来三万多只扣子,六千多把勺子,做成了大型装置雕塑《温饱》。扣子代表穿衣,勺子代表吃饭,在生活中,无论华丽富足,还是简朴苦难,在他的作品中是平等的,相互交融,形成锦绣图案。“我想做的当代艺术是有温度、有情感、有公共属性的。”王开方说。

在 2010“法国梅斯艺术博览会”和“艺术北京当代艺术博览会”上,他的新系列作品《我爱北京天安门》大放异彩,被很多境外画廊和藏家收藏。在创作中建设作品的艺术性、社会性及概念性,是王开方的创作理念。“我认为天安门最代表中国,它在中国的最心脏,它还活在目前中国的政治生命中,比长城更有生命感,它还会继续活下去,随着中国的发展必然还会变化!我对天安门寄予了特殊情感,二十多年前曾经一腔热血的我也经历过天安门前的一段历史。我希望把‘天安门’真正植入到日常生活中去,它可以变成积木变成香炉变成存钱罐,变成各种装置艺术,让它从神坛走入社会,成为中国老百姓真正热爱的标志,才是真正中国的象征。”

谈及自己最喜欢的作品,是在美国《室内设计》杂志举办的环保椅设计大赛中获奖的作品《席地而坐》。“无论怎样的环保椅,它的材料和生产营销过程都存在诸多不环保因素。环保不是某一环节的环保,而是整个价值体系的环保。环保椅设计改变的不是椅子的材料,而是坐的方式,以大地为椅,反思我们的行为方式和思维模式,反省我们以人为本的伪环保伪善的自私可耻行为。席地而坐,无欲且无为,才是真正的环保,才是终极环保椅。”

朋友们说王开方是性情中人,“我是随兴所至,执着创作。创作是血脉中的流淌,无所谓跨界,只是心中无界。”


创作和生活从未分开


一年中,一半旅行一半工作,一直是王开方的一种生活方式。常年在国外游历的生活方式让他对自然山水寄情颇多,而他爱游走的个性在朋友圈中也是出了名的。大学的每个假期他都在旅行中度过。1990年独闯丝路,天山采雪莲;2000年只身探险非洲腹地,留宿马赛部落生吃羊肉;2004年禅游于印度,被戏称“虱子王”,2007年随美国科考队登录南极,跳入冰海度过他难忘的40岁生日……他奉行在旅行中理解和完善生命,他坚持每年一个斋月、两次马拉松、三次远行,他有太多的故事。

“今年也有出行计划,上半年在澳洲德国荷兰,随旅行参观他们的设计公司、制造工厂,8月去台湾参展艺博会,10月计划去日本,对日本的插花、折纸、书法很感兴趣,想专程了解下,12月报名参加了吴哥窟国际马拉松,这次同样是带着团队去。”去年,王开方带着他的团队参加了泰国芭堤雅国际马拉松赛,多数队员按规定时间跑完全程并获得奖牌,“我们含泪庆祝的情景每次想起每次激动”,“我希望他们从旅行和马拉松中获得的收益,会影响他们的人生。”王开方如是说。

设计、生活与艺术创作,都应该表现的是一种生命,一种对生命的尊重和热爱。王开方的这份坚持带给他许多感悟:“这些年我的变化是对生命有了更多感悟。我们对生命缺乏热爱,创造的东西就会缺乏生命感。”王开方完成过数百个大大小小的项目,走过八九十个国家,这些经历和经验告诉他的是如何去理解、尊重和热爱生命。爱不仅是一种情感,也是一种方法,更是一种智慧。爱并不简单!

对于他来说,最重要的设计不是作品而是生命本身。“生命就是一棵树,作品就像果实或是枝叶,人们会关注果实,但树的成长和健康才是根本。有本性,也需修剪,同时还要关注水、土壤和空气。我们的现在,不是你,是繁殖出的你。所以设计的根本不在作品,在自我完善。”

跨界,让王开方在各领域间纵横并不断相互影响,一些灵感更源自于他在旅行中大自然给予的启发,和旅途中对爱和生命的感悟。“大自然中有大智慧,我会带着一种浪漫情怀执着坚定地走下去,我坚信每个人的生命中都有属于自己的那个桃花源。这一定不是也不要是条平坦的大道,但有奇遇,通向幸福。”